临近5月的一个飞行日,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新飞行员们将开始新一轮课目的实施。每当飞行训练小指标竞赛来临时,这群00年上下的新飞行员们,个个面庞闪烁着光芒,一分也不想隐藏实力的他们显是很期待竞赛,或手掌比划着飞机姿态“挥斥方遒”,或是自信而奋勇地模仿教官“出题”,讨论到兴奋处,明亮清透的目光里透着灵气。

本真、朝气和活力,青春的年华遇上军营,每个新飞行员心中都有一个斑斓的远方。

青春的劲头在于你争我抢。

诚然,这些飞行少年冲劲十足,比如航理竞赛中面对抢答题,他们只有一个策略:抢!宁可失误,也绝不等待!绝不裹步不前!

不呆在舒适区是他们的共同心声。抢着进度飞,抢着计划飞,抢着天气飞,“抢”是这群小老虎的一大标签。飞行员郝牛鹏曾反复缠着作训参谋,做计划为他多分配几个架次。“能抢下进度,就是抢下时间,就是抢到先机!”被誉为狼性少年的他脑子里的弦总绷得很紧。

新飞行员进行飞行准备。(从右至左依次为:郝牛鹏、陈峰、孙少鹏)

不论飞雪寒冬,抑或炎炎盛夏,他晚上的航理学习时间从来雷打不动。这几天,他正在准备“起落之星”比武。虽是队内传统比拼,但每名飞行员都不马虎,自觉加训的人更多了。大队长说,相信又会有新纪录出现。

青春就该有活泼的底色。

熊心睿是整个大队的开心果,话多有梗,爱耍宝。他的个性很“活泼”,不太能坐得住,喜动不喜静。记得上学时,老师给他的评语永远是“品学兼优(此处夸赞的话省去100字)……但上课说话的毛病得改!”

在军营历练下,他自评已然足够成熟。可每每荣誉面前,心情格外兴奋,身心有种抑制不住地雀跃。年轻人,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熊心睿在默记飞行训练手册。

在飞行准备前的一次现场问答,他被问到了“进座舱‘八查’”内容。要默背350多字的答案,他面色如常,应答如流。抑扬顿挫的语速,极富节奏感,有如对台下的官兵娓娓讲解飞行技术一般。飞行教官盛赞,“都知道熊心睿唱功不俗,没想到回答题目也这么流畅,真是‘说得比唱得好听’!”

后来,熊心睿和战友谈笑道,“我本来想以Rap的说唱形式说下来我的答案,但这个场合不允许嘛……等下次文艺汇演,我再写个关于说唱的飞行歌曲!”

战机在机场待命。

青春缺不了灵动的光泽。飞行大队里很多像熊心睿一样的年轻军人,轻快的脚步,昂扬的姿态,他们总会骄傲拥抱前方,那里有玫瑰色的梦,有代表希望和梦想的四叶草。

青春少不了拼搏的剪影。

战友们总说孙少鹏平时爱挂着一抹“蒙娜丽莎”式的微笑。面对大家对他的评价,孙少鹏笑得云淡风轻——所谓的微笑,不过是面对生活负重自我的消化和排遣。新飞行员每晚都会进行晚自习学习航空理论,而他总要加班到12点后。“大家只知道我在天上飞,却没见过地面上的自己也足够拼搏。”

孙少鹏与江泰圻进行问题讨论。

深夜,孙少鹏有时望着明亮的灯光若有所思。深夜的灯光,见证着他在军营的成长。毕业后他从飞行院校来到作战部队,彼时,他暗暗要求自己:要鼓足干劲、释放光彩,以从头干起的心劲、充满阳光的态度面对新的挑战。

为了早日适应新环境,及早提升能力,他多少次在路灯下强化体能,在台灯下加班熟悉业务。不论自己准备夜航课目,还是座舱实习,从每次默念操纵要领到每次飞参判读,他都尽心尽力完成,把坚持融入夜深人静加班的灯光下,凝结在夜光和灯光交汇的波澜里。

青春需要热爱点燃。

江泰圻在进行航理学习。

热爱就是坚持最好的原动力。在改装初期,江泰圻也无法适应训练大纲的转换,也经历过从教练机到战斗机过渡的“阵痛”。在许多个彷徨迷茫的深夜,他都会跟自己聊天,叩问自己心扉,那份热爱是否还在,想想最初的理想是什么,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踏浪云端的那片景致浮现在脑海,天际线宛如玻璃球的弧面一样透明、清亮。蓝天,承载他全部纯粹而盛大的向往。

内心一次次被浇熄又被点燃,江泰圻就像烧红的铁,在一次次的起飞、降落中经历着锤炼,每一次感悟就像那飞溅而出的火花,一杆一舵中,他不断地延伸塑造着自己的未来。

战机一飞冲天。

江泰圻将所改装机型布满前舱的200多个仪表、开关信号的功用、原理、数据记得烂熟。航理考核和模拟机训练,几十个项目全部满分,最终他在同批飞行员中首批单飞。

又是一次夜航。五彩斑斓的航行灯,是那样炙热而浓烈。年轻的飞行员们在起飞线等待滑出,成长拔节的时光在悄然流逝。经过千百次的锤炼后,他们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,总有一束灯光会点亮双眸,那明亮的目光适中聚焦飞驰的青春。

作者:刘小雨、冯斌、郑皓中

摄影:闫天浩

来源:解放军报客户端

Author